普洱茶白文祥图片

先倒入刚煮沸的开水,轻轻放入十几颗黑褐色的虫茶(不可多,否则茶味太酽),盖好杯盖 见虫茶先飘浮在水面上,慢慢吸足水分,缓缓自旋打转,并徐徐释放出一缕缕红血丝般的茶汁,蜿蜒起伏,飘散水中;一会茶粒缓缓旋转状下沉,犹如袅袅炊烟,轻覆于山岭溪谷之中,如飞絮弥漫,褐去飘散,煞是好看 几分钟后,整杯茶呈清澈透亮的鲜红褐色 先倒入刚煮沸的开水,轻轻放入十几颗黑褐色的虫茶(不可多,否则茶味太酽),盖好杯盖 见虫茶先飘浮在水面上,慢慢吸足水分,缓缓自旋打转,并徐徐释放出一缕缕红血丝般的茶汁,蜿蜒起伏,飘散水中;一会茶粒缓缓旋转状下沉,犹如袅袅炊烟,轻覆于山岭溪谷之中,如飞絮弥漫,褐去飘散,煞是好看 几分钟后,整杯茶呈清澈透亮的鲜红褐色 最早发出来的芽,大多越冬而来,片多而且比较坚硬 过早采摘很容易被夹带而影响整体的品质 现在来到了这一块茶地一棵相对来说比较大的一棵茶树下面,高有4米左右,树冠的直径大概3米多,这棵树的树径有20多公分 这棵茶树(上图)和上面给大家介绍的树龄是一样的,只是这棵茶树没被砍过,没被修剪,它就长成样 第四阶段,喝文化普洱 目的不只停留在生理层面,对文化的品味与追求成为主导目的 在个性的基础上,还将茶品是否具有相应的文化内涵作为重要的选择标准 假如是极具个性而尚无相应文化内涵的茶品,也要附庸风雅,赋予其一定的文化意味 因为,品茶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在品味文化、品味人生,这是喝茶与喝咖啡、喝糖水的实质性不同 我们的《嘎里古茶小记》、《夕归茶赋》、《忙麓茶长歌行》、《碎镜池赋》等等于我们喝文化普洱的一些感慨感染 传统的普洱茶属于(晒青绿茶),而黑茶在初加工过程中,有其特征性工艺——渥堆 渥堆以微生物的代谢作用为主导,尽管普洱茶在毛茶晒青过程中也会感染微生物,但两者所处的环境(温、湿度条件)不同,黑茶是促进有益微生物的生长繁殖,而普洱茶经过日晒,历时短,水分挥发迅速,相对而言却是抑制微生物的活动 俗话说:人分三六九等,木分花梨紫檀 而茶也不例外,从熟茶等级来分,可以分为正茶类(包括特级、一、三、五、七、九级)、头茶(经洒水回潮后解散团块)、脚茶(经再分筛处理后制成碎茶和末茶) 类似于荷叶的香气 新采制的普洱生茶都有一股强烈的青叶味,经过适当的陈化之后,青味褪去,荷香自然而然地就浮现出来了 清淡的荷香,在茶汤入口后,经由上颚进入鼻腔,确实是一种娓娓道来的风韵 在芳村,老茶店就像逐渐老去的传统行业一般,在茶客们的视线中渐行渐远,因为老茶都不断在消耗,取之而来的是价格不断攀升,随便一片九十年代主流茶都要过万,可想而知80年代,七十年代的 昨天铁兄弟江湖救急,我拿了一片七十年代,一片八十年代的茶过去,就将近十万 买茶的一看就是个官员,年纪小小的,拽拽的样子,我心想,若不是铁兄弟叫帮忙,我会拿出来卖吗?总之,以前很多店有买老茶的,现在也逐渐转新茶或者中生代了,未来我想剩下的估计就是那几家硕果仅存老茶寡头,他们都在台湾香港居多,芳村那些估计也是他们的下线罢了 但老茶游击队却会还很多,什么叫老茶游击队的,就是有存有老茶,少不少多不多的那类人,这类人有茶商中的,比如我啦,也有很多自然人,如一些收藏家,只要有现金需要或者感觉到位,这些老茶随时会震到市场中来

微信扫一扫

关注公众号送茶叶